您的位置 >> 行業動態
“致命行規”:烏破獲全國最大貨代詐騙案件背后
2011年11月02日

 

點擊瀏覽下一頁

  什么是貨代詐騙

  什么是貨代詐騙,它有什么特點和規律,人們要如何防范呢?

  國際貨代就是國際貨運代理的簡稱,是指接受進出口貨物收貨人、發貨人或其代理人的委托,為委托人辦理國際貨物運輸及相關業務并收取服務報酬。

  貨代運作的一般流程是,貨主把貨委托給中間貨代,中間貨代委托給一級貨代,一級貨代再找船運公司。然后,一級貨代從船運公司拿到提單(即物要憑證),交給中間貨代,中間貨代憑提單向貨主收錢。中間貨代可能是一層,也可能是多層。貨代詐騙主要是中間貨代以所謂“運費循環單月結”的行規拖欠下家的運費,而憑借提單立即向貨主收取運費,在快到約定每月的結款時間時,便讓所謂的業主、法人代表以“資金周轉困難”、“客戶運費未結”等理由故意拖欠運費,甚至關閉公司及通信工具攜款逃匿。

  2005年以來,義烏市依托小商品市場的優勢,進出口貿易快速增長,外貿出口量占全省的1/3,年出口標準集裝箱40多萬只,由此成為中國最大的內陸港。

  因此,義烏市場也成為貨代詐騙的高發地。

  什么是“海事強制令”

  海事強制令是指海事法院根據海事請求人的申請,為使其合法權益免受侵害,責令被請求人作為或者不作為的強制措施。其對象限于行為,性質上應屬海事行為保全。

  海事強制令根據請求人的申請而做出。海事強制令是經請求人的申請而采取的措施,當然請求人在提出申請時,應說明申請理由,并附有關證據。

  海事強制令的對象是行為。這里的行為包括作為和不作為兩種,如責令貨物的承運人簽發提單,禁止船東撤船、開航或出租。

  揭開貨代詐騙的廬山真面目

  貨代詐騙終于露出了廬山真面目,而這也是人們今后更好防范此類詐騙的前提。

  貨代運作的一般流程是:貨主把貨物委托給中間貨代運輸,中間貨代把貨委托給一級貨代,一級貨代再給船運公司。然后,一級貨代從船運公司拿到提單(即物要憑證),交給中間貨代,中間貨代憑提單向貨主收錢。其中,中間貨代可能是一層,也可能是多層。貨代詐騙主要是中間貨代借運費循環單月結的所謂行規侵害上家的貨代公司和下家的客戶的詐騙。

  據辦案民警分析,貨代詐騙的常見手段是首先找一個無財或無業人員做法人,委托代理注冊一家空殼公司,然后與貨代公司談下海運定艙口,同時以明顯低于市場價向客戶攬貨或以更低的價格向其他同行吸貨,再將貨柜以市場價(比攬貨價高)委托給貨代公司出貨。在與受害貨代公司談定艙口時,一開始托運少量貨柜,并及時付清貨款。合作一段時間后,再以長期合作為借口,誘騙貨代公司與其簽訂國際貨運代理運輸協議,約定海運費月結,并以循環單擔保的方式結款。之后,便開始將大批量的貨柜委托給貨代公司運輸,貨代公司根據合同約定在月結的期限內放提單,而他們便立即憑提單向客戶收取運費。在快到約定每月的結款時間時,他們讓所謂的業主、法人以“資金周轉困難”、“客戶運費未結”等理由推托,故意拖欠運費,甚至關閉公司及通信工具攜款逃匿。

  由于他們注冊的公司都是經工商部門合法登記,他們找來承擔責任的法人身份也真實,甚至會出面承認所欠運費,因此,貨代公司如果報案,公安機關一般都會按民事經濟糾紛論處,讓貨代公司直接上法院通過民事途徑起訴空殼公司或無實際履約能力的法人,從而最終達到其逃避法律的目的。然后,他們又重新注冊一個公司,故技重演。

  貨代行業的運費循環單月結(或循環壓單)和義烏市場的賒賬經營模式有許多相同的地方,貨代詐騙也有和外貿詐騙相類似的地方,因此最好的方法就是杜絕運費循環單月結(或循環壓單)的所謂行規,但這在現實操作中存在一定的困難;谪洿袠I基本上是通過因特網聯系業務的特點,故還要從源頭上防范該類案件的發生。

  據義烏市經偵大隊大隊長朱金弟介紹,接下來,根據此類貨代詐騙的特點,目前公安機關正籌劃設立貨代詐騙網上預警平臺,公開征集貨代方面詐騙信息。如發現在貨代市場上亂放價格、低價攬貨、冒用或注冊空殼公司,以履行小額合同為誘餌,誘騙對方繼續簽訂合同等不法行為,將對其及時調查,以進一步規范貨代市場。

  被告人凌某某犯合同詐騙罪、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決定執行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被告人金某某犯合同詐騙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8月19日,市中級人民法院在義烏市人民法院開庭宣判,對凌某某、金某某等16名被告人因犯合同詐騙罪、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一案作出一審判決,分別判處凌某某、彭某某、金某某等6名被告人無期徒刑;判處尤某某等其余10名被告人6~14年有期徒刑,并處罰金5萬~18萬元。

  至此,這起發生在義烏的全國最大貨運代理詐騙案落下帷幕。

  什么是貨代詐騙,它有什么特點和規律,人們要如何防范呢?昨天上午,記者采訪了義烏市公安局經偵大隊大隊長朱金弟和辦案民警王驊。

  貨代詐騙讓國際貨代公司聞義烏貨而色變

  國際貨代就是國際貨運代理的簡稱,是指接受進出口貨物收貨人、發貨人或其代理人的委托,為委托人辦理國際貨物運輸及相關業務并收取服務報酬。

  按照規定,國外客商在義烏市場采購的貨物要出口時,必須要掛靠一家出口單位出去。外商往往把貨物采購后直至裝船、簽發提單的一切事務都委托給中間貨代商辦理。

  2005年以來,義烏市依托小商品市場的優勢,進出口貿易快速增長,外貿出口量占全省的1/3,年出口標準集裝箱40多萬只,由此成為中國最大的內陸港。為此,義烏市場也成為船運、貨代公司紛紛搶占之地,國際貨運代理公司隨處可見。據不完全統計,在義烏從事貨代的公司計1000多家,從業人員達上萬人。

  但是,義烏的許多貨代公司基本上都是屬于一室一桌二機型:一間房、一張桌子和一臺電話機、一臺傳真機就是一家貨代公司,而且大部分公司都未經正式注冊。由于行業門檻低,致使貨代市場極不規范。受當時外貿結算方式的影響,在貨代市場上形成了一個“運費循環單月結”的行規。正所謂蒼蠅不叮無縫的蛋。正是因為有了這個運費循環單月結(或循環壓單)的所謂行規,讓一些人想到了低價攬貨,高買低賣,通過故意拖欠運費的方式進行詐騙的新詐騙方法,并在義烏形成了一條“貨代隱形鏈條”。

  據統計,從1992年到2005年的13年間,寧波海事法院受理的浙江省“海事強制令”案件申請總共不到20起。而2006年至2008年間猛增至每年近100起,其中95%左右的“海事強制令”都與義烏貨主有關。一時間,浙江、上海等地貨代市場聞義烏貨而色變,貨代詐騙成了義烏外貿發展中的一顆毒瘤。

  這起案件的成功告破,為義烏貨代市場信用機制的建立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同時,對浙江、上海乃至全國的海運貨代行業有著深遠的意義。因為,這個特大詐騙團伙的搗毀,扭轉了貨代行業中利用“亂放價格”低價攬貨“空手套白狼”的勢頭,貨代糾紛明顯減少。同時,詐騙團伙被成功擊破,促使海事法院進一步規范海事強制令的審核程序,進一步完善了中國海事相關的法律、法規,海事強制令大大減少。據寧波海事法院統計,2009年,海事強制令減少至30余起。

  披著“經濟糾紛”的外衣,讓詐騙犯險些逃脫法律制裁

  由于貨代詐騙是一種新的詐騙手法,極具欺騙性和隱蔽性,看上去很像經濟糾紛,應該通過法院民事途徑解決,因此,這種詐騙方式在義烏進行了比較長時間后才被發覺。

  2008年6月6日,金華一家船務代理有限公司的業主楊某和寧波一家國際貨運代理公司業主嚴某一起來到義烏市公安局經偵大隊報案。據兩人說,2008年3月,他們經人介紹先后認識了義烏遠艦進出口公司經理凌某,凌某稱其公司貨柜多想找家代理。為此雙方簽訂了《貨運代理出口協議》,以合同的形式約定了運費循環單月結的結算方式。爾后,凌某便陸續將貨柜委托給這兩家貨代公司。月余,凌某先后欠下兩家公司40萬元、60多萬元運費。兩公司分別向遠艦公司催討,但凌某稱其已辭職離開遠艦公司,拖欠的運費可以向公司法人彭某催討。彭某承認欠款,但資金周轉不過來,等有了錢一定支付。2008年5月,他們卻發現遠艦公司已是人去樓空。

  經偵大隊民警對此進行了核查,發現遠艦公司是經工商部門登記注冊的,法人彭某及經理凌某身份真實,所欠運費,該公司均承認,聲稱有能力歸還?瓷先,這是一起因拖欠運費引起的經濟糾紛。但是,民警覺得,遠艦公司在短短三個月內就關閉,有故意拖欠運費的貓膩,難逃詐騙嫌疑。經過初步調查,民警發現相關的遠艦公司、亞通公司和斯卡芙公司都存在低價攬貨、高買低賣的詐騙嫌疑。義烏經偵大隊決定受理此案。

  正是經偵大隊的敏感,這起發生在義烏的全國最大貨運代理詐騙案才慢慢浮出水面。

  貨代老手瘋狂詐騙2140萬元

  受理案件后,辦案民警立即對涉案的三家公司即亞通公司、斯卡芙公司和遠艦公司進行調查,結果發現上述公司均已人去樓空,提單、財務賬目等均已轉移。

  民警通過深入調查,初步鎖定了遠艦公司業主彭某某、監事陳某、經理凌某;斯卡芙公司法人王某某,監事阿吉,實際業主凌某某;亞通公司法人孫某某、經理孫某等8名犯罪嫌疑人。2009年4月1日,凌某某在杭州被抓獲歸案。凌某某、彭某某、凌某合伙詐騙的事實也逐漸清晰起來。

  凌某某原是義烏某銀行的網點主任,頗有經營頭腦,曾從事進出口貿易及國際貨運行業多年。據凌某某交代,2008年,因為做生意虧損,凌某某伙同孫某某、彭某某一起商量,如何利用自己多年的貨代經驗和資源,尋找賺錢的門路。最后商定由彭某某出面注冊一家公司做法人,另找人做公司經理,由經理出面找貨代公司訂艙,并簽訂下月結的貨運代理協議。具體由凌某某出資,彭某某承擔欠

  款責任,孫某某負責攬貨。最終,凌某某讓凌某擔任遠艦公司的經理。由于債主太多,凌某某又委托自己的外甥王旭晨負責詢價報價、攬貨等,并借用自己斯芙卡公司的名義委托給遠艦公司代理。商定后,凌某某從彭某某處拿到遠艦公司的注冊資料,讓王旭晨轉給凌某,開始實施“拖欠運費計劃”。

  在凌某某、王旭晨、凌某、彭某某被批準逮捕后,“浙商網”上發布的一條標題為《貨代隱形鏈條再調查:義烏風險》的文章引起了辦案民警的注意,文章寫的是義烏某村副主任金某某以上;团d公司等多家公司名義,拖欠了杭州一家國際貨代公司義烏分公司和上海一家貨代公司,共計330萬元的貨運代理運費。文章中還提到,2006年至今,寧波海事法院受理了100多起海事強制令申請案,涉及數千萬元標的商品,其中多數來源于義烏的中間貨代。因為當貨代公司手上還扣有作抵的循環單時,他們又會安排真正貨主或假冒貨主,到寧波海事法院申請強制令,換出提單,達到不付運費的目的。為此,辦案民警從海事強制令執行人的身份是否與凌某某、金某某等人有關這一點入手,翻閱了上百案卷后,最終確定了被執行海事強制令的20余家受騙貨代公司,串并同類案件20余起。

  民警通過偵查發現,自2005年以來,這個特大詐騙團伙利用法律空子,連環注冊20多家貨代公司,相繼在浙江、上海等地瘋狂詐騙。而從2008年6月起,義烏市公安局經偵大隊破獲類似案件共29起,查明涉案人員20余名,已移送起訴涉案人員17名,涉案金額達2140多萬元。

市場一部: 景德鎮市瓷都大道968號御景華庭1號樓901室(海關旁) 市場二部: 江西省九江市濱江路37號金城公寓二樓 市場三部: 江西省南昌市子安路89號銀田大廈1201室
長江貨代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8-2011 Powered by jjcif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博藝傳媒 ]

陕西11选5走势图电子版